主页 > 石料 >

回龙窝里那些有故事的石料

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

  徐州有个回龙窝,回龙窝里故事多。走进回龙窝,随处有收获。笔者已经三游回龙窝,在饱览风光的同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碑石。这些作为石料的碑石有新有旧,有的雕有图案,有的刻着文字,让人忍不住想探究其背后的故事。

  徐州有个回龙窝,回龙窝里故事多。走进回龙窝,随处有收获。笔者已经三游回龙窝,在饱览风光的同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碑石。这些作为石料的碑石有新有旧,有的雕有图案,有的刻着文字,让人忍不住想探究其背后的故事。

  据说,徐州回龙窝的名称颇有来头。坊间相传,当年乾隆皇帝下江南的时候,在徐州小住并微服私访。有一次,他想从一条小巷穿行而过,结果怎么也走不出去,因为这里胡同太多而且多为死胡同。无奈,皇帝爷只好原路返回。有人牵强附会,演绎出了“回龙窝”的美名。

  其实,据徐州史料记载,“回龙窝”是因其地势低凹,每每雨水倒流,久积难泄,故称“回流涡”,后谐其音,讨个吉利,演变成了“回龙窝”。

  回龙窝的渊源,最早可以追溯到300年前,积淀了丰厚的文化底蕴。然而,随着时代的进步,回龙窝的衰败和日新月异的大环境已经格格不入,于是徐州市政府与时俱进,投入巨资对其加以改造,几年的努力,初见成效。如今的回龙窝,修新如旧,民居的门头、门窗、屋脊、屋墙等的建筑材料,多是搜集而来的旧砖瓦、古石材、老木料等,精心布局,再现了始建于200多年前老街区新汁原味的历史风貌,保留了清晚期的建筑格局,成为“老徐州”的缩影,跻身为“老徐州历史文化风貌区”的一部分,彰显了徐州古街坊的空间和风韵。

  如今,置身回龙窝,大有穿越之感。老井,幽巷,黑门,木窗,雕栏,画栋,户对,门当,望楼,回廊,花红柳绿,古色古香。

  历史上的徐州城,多灾多难,屡次被淹,街上街,井上井的景观,人所共知,回龙窝古城墙的发现,可以再加上墙上墙了。

  从回龙窝的位置来看,参照发掘出来的古城墙,不难发现,它是骑坐在徐州南城墙之上。这里向西不足百米便是今天的泛亚大厦,大厦西南边的彭城路口即是当年的徐州南城门;东端隔解放路是快哉亭公园,其南边是徐州至今仅存的一段古城墙,它和新发现的回龙窝地下古城墙的走向基本重合。

  近年来,徐州市在开发建设时,已经发现多处古城墙遗存,都作了保护。在回龙窝改造过程中,施工方偶然也发现了深埋于地下的明代徐州南城墙,而且遗存得比较完好。于是文保部门又果断制定了保护方案,甚至不惜重金添置了地面地下保护设施。为了讲究协调,他们还购置了许多旧石料,在这里建围墙,铺地坪,设台阶,用心良苦。最招眼的是回龙窝东部的古城墙玻璃保护室门前的台阶,一层层,一块块,和附近的地坪与部分墙壁一样,都是大量使用了历经无数沧桑的石料铺砌而成的。

  出于业余爱好,我不禁对每一块石料仔细打量起来,看上去不少石料上都留存有这样或那样的图案,相信它们都有自己的故事。

  走过一片,再走过一片,我才来到古城墙玻璃保护室西门前。拾阶而上,继续认真审视着每一层台阶,当我到达上部右侧的一层台阶时,心头不由猛然一阵激动,因为那块石料上明显分布着清晰度不等的字迹,我马上驻足仔细端详起来。开始辨认时,有些困难,于是随手打开水杯撒上一点水,那些笔画顿时相对清晰起来,经过慢慢识读,我发现那是一块家族“植树碑”,内容如下:

  原我宋氏,维汤之裔。世远年湮,不便逆追元村南尚有茔田碑石焉。明洪武初,我君用祖始迁后卜葬於村前,不数世而子孙荣昌,遂广置茔田,二固当美矣。及我清道光十六年荒,合族□伐救饥植树如初,培养成林九九,诚盛矣,合族守护,有前禀官治之,以此继志而敦孝思,亦以述事而知所

  由于该碑石在作为台阶时,被人为切割过,原碑的右侧及下半部分都已经不知去向,只剩下一部分碑身,残长1.00米,宽0.40米,厚0.10米。该碑的石料系青石,碑面磨损比较严重。碑文顶部的题名是“植树碑”三个字,自右向左横书阴刻。碑文为楷书,也是阴刻,左起竖排六行,已经看不到落款,因此不知何地何人所书,何时所立。

  从碑文显示的内容分析,该碑不是回龙窝的原物,它应该来自农村,具体出自哪里恐怕已无从查起。不过,碑文中蕴含的部分相关信息倒是比较重要:碑主系“宋氏”,有位“宋君用”其人,立碑时间也可以界定在清朝道光十六年(1836)之后。由此看来,历史并不算悠久,相信该碑原主人宋氏的族谱中或许会包含这些信息,有待宋氏族人或者了解该支宋氏的人加以确认,期待有人能将碑文内容完整还原出来。

  碑刻,又称碑碣,屡见不鲜。它原是立于宫庙中用来观察日影的竖石或立于庙前供祭祀者拴牲畜用的石头,通称“碑”,最初是不刻字的,到后来出现刻文也主要用于记事。归纳起来,按其内容,碑石可分为书法碑、功德碑、记事碑、纪念碑、诗碑、墓碑等,而这块“植树碑”的意思,大概介于功德碑与记事碑之间,或者兼而有之。

  来到下沉三四米的古城墙保护区域,从台阶到地坪,由护栏到墙壁,我仔细搜寻,果然又有新的收获。在该段古城墙北偏西的保护墙上端,我一眼看到了三块有文字的石料,其质地一致,皆系青石,表面打制平整,本当为一体,如今却身首异处。东边的一块被倒置,中间隶书较大字号的“泰山”二字,齐“山”字两边各有一个字号略小的字,右边是一个“镇”字,左边是一个“大”字;相连的另一块石料正放,是繁体“当”字的“田”字部分;向西隔一块石料,中间是完整的“石敢”和“当”字的上半部分,右边是“宅”字,左边是“吉”字。合起来,便是“泰山石敢当”、“镇宅大吉”。从碑石的样制来看,应为民国以前的物品。

  “泰山石敢当”碑石,在民间颇受欢迎,散见于城乡之间,属于风水用品,地位和石婆婆相等,低调亲民,也算一种民俗。它是人们在自己的住宅受到各种冲煞之时,为了破解不利而在宅基相应位置摆放上的碑石,据说可以一切不祥之邪。正规来说,它是以三尺三寸的高度为标准的,可是民间通常是不讲究统一规格,不讲究具体标准的,甚至可以没有文字,即使有文字也各不相同,通常写“泰山石敢当”,或书“石敢当”。像这块已经被截成三段的碑石,除了中间的“泰山石敢当”五个字之外,两旁再搭配着“镇宅大吉”四字,高又符合三尺三寸这个标准,应该是比较高档的了,基本属于大户人家所有。对于摆放“泰山石敢当”,老百姓的意思大都是姑且信之,纵然是形同虚设,也可以求得一种心理的安慰罢了。

  在这三段“泰山石敢当”石料的右下方,又相对密集地出现了数块雕刻着美观几何图案的石料,有菱形、三角形、正方形、半圆形、线条形、漩涡形以及花卉等,年代不详。靠近这面墙的地面部分,更有一块石料上阳刻着行书的“中华”二字,没有被分割而且是正放的,只是看字体就能感觉到时代较近,应是近些年的产物。

  至于地坪上,放眼望去随处可见刻有各种阳刻图案的石料,绝大部分不明用途,最多的是过门石或盖门石,因为那些石料的两端都规则地各留有一个门轴窝,让人忍不住猜测使用这些石料的大宅中曾发生过什么。

本站文章于2019-11-23 04:19,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回龙窝里那些有故事的石料
已点赞:105 +1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 品牌介绍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学生/家长

  • 帮我选学校
  • 帮我选专业
  • 投诉/建议

教育机构

  • 如何合作
  • 联系方式

其他

  • 投稿合作
  • 权利声明
  • 法律声明
  • 隐私条款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
4006-023-900
周一至周六 09:00-17:00 接听
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
扫描访问手机版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